咔特先生

214782:

_世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

——陆绍珩

_修持根本无从谈起,一个色相就过不去。

古水:

        就像是聆听莫扎特的音乐,不管你如何喜欢,或同谁一起欣赏,总有那么一些画作,你无论如何不愿开口对它有所置评。光是一直瞧着它,将眼睛与心灵托付给它,便已足矣。就算有什么感触,也无法置换成完美的言语。我没有那种能力。于我来说,维米尔就是这样一位画家,画出了几幅让人“失语”的作品: 《倒牛奶的女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小街》、《代尔夫特远眺》。

文摘: 一幅画开启的世界
作者: 高畑勋(1935-2018)
音乐: 理性之光(Sense of the Light)
作曲: 久石 讓
专辑封面: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局部)
绘画: 约翰内斯·维米尔
        (Johannes Vermeer 1632-1675)

音乐随身听:

【大提琴曲】福雷《梦后》

《梦后》(Apres un Reve)又译《梦醒时分》,乐曲为c小调,3/4拍,小行板。它是福雷于1878年根据法国诗人罗曼·布希努布希纳的译词作曲的。原诗抒写了在梦境里见到爱人温柔的音容,“你呼唤我离开这大地,跟你一起走向光明。可惜好梦被惊破,留下的是一片惆怅。回来吧,回来吧,明朗的夜,神秘的夜!”

音乐家从幻梦中醒来,他梦见了什么?他看见了怎样的景象?是一场多情的相遇,可是却在甜蜜中逐渐地褪去,惊恐,犹疑,拼命地去要抓住,但是还是注定地要远去再远去 ……

这里推介的是英国大提琴家Sheku Kanneh-Mason演奏的版本。作为2016年度BBC年轻音乐家奖得主,他在英国王位第六顺位继承人哈里王子与美国女演员马克尔的婚礼上演奏了此曲。

曲名:Après un rêve, Op.7, No.1 (Arr. Cello & Piano)

榆森林:

随心所欲为己所好



一切惟心造,吴让之先生作。

先前讲过一方类似的吴先生的白文印章,今天再看这一方,就能渐渐理解深意了。

从内容上来看,这是一方闲章,算是抒发一种心情。

看印面的话,我们可以看到印文进行了左右等分,左右的空间相等,但是纵向上字进行了重新调整。

一字因其复杂,所以选择拉长处理,切字本身笔画较少,则将其压扁。

惟心造三个字,采用的是上下紧中间松,而不是选用均等的方形,这样的处理形成了松紧的对比。

细看线条,我们可以发现单刀的刻法产生的粗细的变化。让每个字的线条不会有强烈的重复之感。

同时粗细根据字形进行变换,有的字上细下粗,有的字上粗下细,让印面有更加丰富的感觉。

这样一方白文印章,所蕴含的设计技巧,远比我们所能看到的要复杂的多,所以只有多次阅读,才能真正学习到其精髓所在。

Your trip